振芯科技大股东被要求解散案新进展二审法院撤销一审解散决定

每经记者 贾丽娟    每经编辑 徐斐    

按照莫晓宇等人的说法,申请解散国腾集团的缘由,是何燕个人事件影响到了上市公司经营。如果国腾集团仍是振芯科技的大股东,那么上市公司实控人就是何燕。而何燕此前由于被捕及判刑,持有的国腾电子集团股权数次出现被司法机关冻结的情况,导致振芯科技重要客户和合作伙伴因担心受到波及,不愿或不敢再和公司合作,进而影响到了公司2016年的再融资审核,公司多个重要产业化项目被迫停滞。

记者注意到,《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二条对应内容为:“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继续存续会使股东利益受到重大损失,通过其他途径不能解决的,持有公司全部股东表决权百分之十以上的股东,可以请求人民法院解散公司。”

而如果国腾集团解散,那么上市公司就具备“无实控人”的法律基础,上市公司经营将不再受到何燕个人事项的影响。

振芯科技(300101,SZ)控股股东被要求解散一案,有了新进展。

“历经8年耕耘,完成了阿根廷多个风电和水利枢纽等项目的前期规划和评估工作,中国的技术和设备都在阿根廷市场得到大力推广。”雷声军说,阿根廷赫利俄斯(Helios)风电项目群的实施建设,还带动了当地建材、设备制造等行业的发展,提供了大量就业岗位,为阿根廷经济发展带来积极影响。(完)

去年9月,成都高新区人民法院判决支持了莫晓宇等原告的诉讼请求,并表示,原告等提出解散请求,符合《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二条之规定。

中国电建贵阳院承建的109台风机,其装机占整个阿根廷2018年风电装机容量的47%。雷声军告诉记者,这样的新能源风力发电机组,不仅减少了石油、天然气等火力发电对环境的影响,还大大促进了可再生能源的利用,助力阿根廷实现能源多元化、节能减排,加速能源结构调整升级。

莫晓宇去年10月还对媒体解释称:“这不是上市公司控制权之争,其唯一目的是为了摆脱困境挽救企业。之前我们与何燕进行了近两年的沟通,一直无法达成一致意见,只能依靠诉讼。”

去年2月,振芯科技董事长莫晓宇、公司董事兼总经理谢俊、公司董事徐进、公司董事柏杰四人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解散大股东国腾电子集团。莫晓宇等四人是国腾电子集团股东,合计持有49%股份,剩余51%股份为四川女商人、振芯科技实控人何燕持有。

该项目是国际新能源解决方案平台成立后落地的第一个风电项目,也是中国电建贵阳院在阿根廷承担实施的第一个大型风电EPC项目(包含设计、采购、施工)。

阿根廷赫利俄斯(Helios)风电项目群总装机354.6MW(兆瓦),由5个风电项目组成。其中罗马布兰卡I、II、III、VI期位于阿根廷南部丘布特省境内,米娜玛尔(Miramar)项目位于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省境内。

目前,分歧仍未得到解决。振芯科技将如何应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5月13日致电振芯科技执行总经理、董秘杨国勇,其表示,这是股东层面的事情,后续怎么处理他们也不知道。重审时间也未确定,要看走法律程序的时间。

5月13日收盘后,振芯科技公告称,收到控股股东国腾电子集团送达的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的《民事裁定书》。法院相应裁定为:撤销一审民事判决,发回成都高新区人民法院重审。

何燕不服一审判决结果,提起上诉。而二审法院的最新判决,又让事件发生了转折。

(封面图来源于摄图网)

Related Posts

2019年全面进入“暗黑模式”

昨天,微信开放了安卓平台7.0.10版本

2019T-EDGE全球创新大会在京开幕全球上百创新领袖参会

中新网北京12月6日电 (记者 杜燕)为

“归化元年”帅位动荡战绩惨国足2019收获几何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2月19日电(王思硕)

云集CMO胡健健“超品计划”将解决传统工厂的渠道痛点

10月21日,会员电商云集(NASDAQ